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婚恋 > 希望

更新时间:2024-06-09 09:31:06

希望 已完结

希望

作者:云薇薇分类:婚恋主角:保成,秀兰

看过《希望》之后会让人不由自主的爱上保成秀兰,这是一位充满故事性的人物,人物性格非常有意思,喜欢婚恋风格小说的朋友可以看一看,《希望》讲的是:故事讲述主人公刘保成在分单干后终于分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聚宝盆思娃山,而这座山却让保成希望的生活一波三折,因为这山,父亲病死,好哥们金鑫反目,辛辛苦苦种瓜所得的血汗钱亏得血本无归。但希望总会在风雨之后变的更加灿烂,思娃山最后终于在保成的智慧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下瓜果飘香,美好的生活蒸蒸日上。...展开

《希望》章节试读:

保平不傻的,保成这样想就宽心一点。一个傻子他要看不出来,那就活该他了!

保成回到家,屋子里空荡荡的,他习惯性地朝里屋喊声:“秀兰——”

秀兰正带着孩子在里屋玩,保成在喊,她故意装作没听见。

保成见没人应,自己到厨房吃饭去了,掀开锅盖,却发现那口铁锅已经被秀兰刷得贼亮了。

“神经了她,男人还没吃过饭,把锅洗了,什么意思?”

保成顿时像被扎紧的风袋子,气没处出,扯开嗓门大声叫:“秀兰——秀兰——人死哪到去了!”

“喊什么?我耳朵没聋。”秀兰背着儿子从里屋出来,脸拉得比搓衣板还长。

“在家你也不应一声,早饭呢?”保成把手里的锅盖扔回灶台上,“啪”一声脆响,秀兰背上的孩子受了惊,哇地就哭开了。

“你不是让我喂狗么,狗吃了。”秀兰把孩子放到地上,模着他的耳朵念念:“这只耳朵归,那只耳朵出,呸!不怕!”

“我随口一说,你就当真……真是……讲不灵清!”

“哪个讲不灵清,你说,我是伺候你的奴隶么?要吃,自己去烧!”

大清早的,保成不想同女人吵架,让人家听了垮台。女的人就是一桶蜂,顶好别惹她,一惹就非蛰你一头包。

家里不能待,还是出去走走好,保成转身又出门去了。

艳红煮了一大锅白萝卜丝面,整一大锅,揭开锅盖“噗”头顶上就腾起一朵蘑菇云。

艳红身材瘦小,头发又黄又稀自然卷,扎在脑后像麻雀尾巴一样翘着,几道犀利的皱纹早早爬上了眼角,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老许多。

“没脑子的,煮东西不分多少咯?”金鑫见锅里满得要潽出来了,心疼粮食,语气也很差。

“萝卜丝不扛饿,家里人又多,我怕不够吃。”艳红利利索索摆好一排碗,每个碗里捞一筷面条,再把萝卜丝盛进去。

“春梅,过来端面啦!”艳红先亲手把面端到丈夫面前,喊大女儿把面端给妹妹们吃。

春梅听到叫马上就跑过来帮妈妈干活。艳红欣慰地笑着说:“女儿好,能给妈妈搭把手。”

金鑫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拉下脸说:“好什么好,都是女儿,谁下地干活去!”

艳红见金鑫没事找茬,撇着嘴,正想厾他两句,这会保成一脸阴郁地走进来了。

艳红见保成来了,立刻换笑脸招呼他:“保成来啦,早饭吃过没?”

保成没想到金鑫家这会才吃早饭,让人觉得自己是来赶饭点的,有点尴尬,原想对艳红说自己已经吃过了,没想到嘴巴很老实,直接脱口而出说:“还没。”

“没吃过正好,今天面烧得多,就在这里吃吧!”艳红到锅里给保成盛了碗萝卜丝面放到桌子上。

“坐,站着干嘛!”金鑫让保成坐下,他看到保成脸色不好,料想是跟他老婆多话了。

“和秀兰吵起来了?”

“没吵,就多了两句。”

“牙齿跟舌头都要咬起来的,公婆两个多两句话,别较真。”

“跟她较真,天天有得打。”

保成拿起筷子看碗里,这是面条么?一碗白花花的萝卜。保成心里有些嫌弃,面上没敢露出来,“苏苏”吃了两口,淡的像没放盐一样,抬头问艳红:“酱油有么?”

艳红到橱柜里找找,酱油没了,只能把藏着的半瓶腌辣椒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保成见金鑫家里竟然藏着这样好的东西,好奇地问:“哪来的辣椒?”

“偷偷在山里种的。”

“嘿嘿,资本主义……”

保成咽着口水勾一汤匙腌辣椒放在碗里拌拌,一吃还是淡,又勾了一匙。

“辣么?这辣椒很辣的,我放一点就觉得辣了。”金鑫见保成一匙一匙的放辣椒……

“不辣,现在味道正好。”保成久没吃着这样有滋味的了,“稀里呼噜”半碗转眼就下肚了。

“那事跟保平讲过了?”

“没赶着,保平大早就到桥西去了。”

“这事还是不要去插手的好,你想,现在是什么情况?自留山自留地就分这一回了,错过去,可能一辈子都没了。那女人傻不傻,能不能要,是保平他自个的事,你一搅和,到后头不管是什么结果,里外都要怨到你头上来的……你听我的,不会错。”

保成只顾埋头吃,金鑫的话听在耳朵里,也没吱一声。

“妈,秀梅把我的碗打翻了。”

“哎呦,我的天,你们这帮来讨债的,早该把你们饿死算了!”

艳红的声音瞬间尖锐起来。

金鑫那四个女儿正围着一张小桌子吃饭,**红梅面前的碗倒了,糊答答的面汤流了一桌子。艳红急忙找块抹布过去擦,秀梅没等妈妈开口骂,先“哇”一声哭了起来,看上去做了坏事的还更委屈些。一会,骂的骂,叫的叫,哭的哭,乱作一团。

保成使劲咽口水,带着幸灾乐祸的口气对金鑫说:“你家可真热闹,如果再生几个就凑成七仙女了,到那会还更热闹。”

“有得吃,还堵不上你那张嘴。”金鑫给一群女儿吵得头都胀了。

“嘿嘿……”保成干笑几声,金鑫是什么忖头,给女儿都起个梅字,春梅,红梅,秀梅,雪梅,那多梅,多霉!怪不得这屋子里都比别处格外凉些。保成这会想起自己那儿子,心里舒服多了。

直到傍晚,去相亲的人才回来。大余和保平父子俩都穿着中山装,大余是藏青色,肩上背着一只黑皮包,很正式。保平是银灰色,比父亲身上穿的那件要新得多。母亲追云身上还是穿着那件蓝款款的大襟,头发上搽了油,整整齐齐地往脑后拢着,挽起一个发髻。

大余是追云搀着回来的,红光满面,比西山头那通红的落日还要艳,整张脸像烧旺的碳火。保平在老俩口身后隔一段距离跟着,没喜怒也不吭气。

房头里的叔伯姑嫂奶知道保平去相亲都挂着心呢,听到动静个个都探头出来问:“阿云,你家那媳妇讲定了么?”

“快……快……快了……”大余的脸似要胀裂了,舌头僵硬,字一个一个从喉咙里面往外撬。

追云的脸色非常难看,大余这个样子,她很焦心:“你这病,酒吃不得咯,说多少遍都不听,命是你自己的,你不要,谁救得了。”

“谁?……哪个……说……吃不得的……”

“曹医生千叮万嘱的!”

“曹……医生……懂个屁……赤脚医生……”

保成见父亲又喝得烂醉,啥没说,过去帮忙扶到床上去躺下了。见了保平,也没说什么。

不到半月,刘大余就宣布家里要请酒讨媳妇了。房头里的人听到消息一片哗然,这不也太快了,跟小孩子过家家玩的一样,三三两两凑到一块闲话也多了:

“是个傻的呀,不傻,就这么想拿进门,做梦罢!”

“不必说了,为什么?大家心都明白。”

八十多岁的太奶奶见明堂弄里这帮内堂闲着没事又在乱嚼舌根了,拄着拐出来骂:“别个讲讲就算了,自家人也下巴骨头烂了?”

太奶奶老得牙齿全掉光了,头发也稀得遮不住头皮,像棵被虫蛀空心的老树一样,可在这明堂弄里讲话的权威还在,她那么当街一喝,那几个成心看笑话的老娘们都识趣地散开了。

也有人听闻保平要结婚了,赶紧跑过来探探口风的:“大余,恭喜啊!保平讨了老婆,可就只剩下春花了,姑娘也耽误不得,我家有个亲戚,想托我来问问,你要觉得合适……”

来人话没讲完,大余就冷笑一声说:“我家女儿是这么好想的,做梦去!”

接亲前,保平不吃不喝在床上睡了两天。保成没说什么,按父亲的吩咐发请帖去了,房头里这些不必说,亲娘舅是必须接来的,姨娘叔伯在外头的也要把信送到,这些都是嫡亲。至于那些表的,老娘追云说了:“时间这样紧迫,顾不得面面俱到,能便点,就便点算了。”

《希望》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