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代号:和平卫士

更新时间:2024-06-09 16:19:42

代号:和平卫士 已完结

代号:和平卫士

作者:银月光华分类:历史主角:冯天,景阳

《代号:和平卫士》中冯天景阳被塑造的非常成功,像是真实的人物站在我们面前,不得不说一下银月光华的写作能力,很值得学习,下面是《代号:和平卫士》内容:狙击手和观察手,战场上的双子星,受过创伤的军人,在使命与友情的召唤下从阴影中走出来,共筑做党和人民忠诚卫士的军魂。...展开

《代号:和平卫士》章节试读:

总队教导队的操场上,上等兵景阳一屁股坐在行囊包上,偌大的操场空荡荡的,他环视四周自言自语道:“该死的,把老子一个人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

别人只有一次新兵连,而景阳有两次。

看押目标撤销了,原中队解散,别的战友都是三三两两的平调到其它单位,只有景阳一人被分配到边疆总队第十二机动中队。

这是一个新中队,分配时还仅存于纸面上,暂时无处容身的他被安置在新兵连,随同新兵同志们又经历了一个新训期。

这三个月他不知道被多少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总算熬到新训结束,他又可以下中队了,可是现在,他眼睁睁的看着别的中队一辆接着一辆的大巴车把新兵整队的接走,来接他的车却迟迟未见踪影。

好在炊事班的人还算照顾他,丢给他一罐午餐肉罐头和一盒自热米饭,要不然可真是孤苦伶仃哀哉可怜。

地处大戈壁的教导队,气候极其异常,时常是刮起大风便遮云蔽日,沙砾石的地表,阳光照射的时候热得像锅底,到了晚上又冰冷异常。

这会儿眼见太阳西下,小冷风嗖嗖的一个劲儿往脖子里灌,景阳迫不得已又从背包里取出军大衣,正待穿上,营门开进一辆东风猛士。

望着这辆军车,景阳很是疑惑了一番,开车的人即不下车,也没招呼他,左右望了一番,确认这车不是教导队的,他才走上前。

景阳敲打车窗问道:“喂,是不是来接我的?”

一个穿着军大衣肩抗上等兵军衔的人坐在驾驶位上,他慢慢打开车窗侧目问:“你是景阳?”

“得咧!”景阳明白,接自己的车总算来了。

他一屁股坐上副驾驶上,刚刚的不愉快一招而空,心里还暗自得意,别的兵都是坐大巴走的,自己可是专车接送,这待遇可以啊,但是他马上就后悔了。

东风猛士很猛,还不待景阳坐稳,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出,巨大的惯性差点没把他甩出座位。

看着面无表情的上等兵,景阳没忍住,随意的口头语脱口而出:“开这么快赶着投胎啊!”

臆想中的反唇相讥并没有出现,那个人只是以沉默应对。

他似乎一直在想着心事,大戈壁的景色单一到令人厌倦,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而他也似乎要永远这样沉默下去。

“还有多远?”景阳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直到现在他已经确信再不说话自己肯定会疯掉。

“339000米。”

这个笑话有点冷,景阳附和的笑着,随后问:“你不会也是新来的吧。”

他似乎在思索,半晌才支吾着说:“是吧。”

“你平时就这么说话?”景阳完全不适应他的说话方式。

他的目光在游离,也可以解释为正在理解景阳问话的意思。

见他迟迟不说话,景阳哼笑着把头转向窗外,自言自语说:“真是个闷葫芦。”

“唔……”

落日黄昏映称着孤独的心境,离别来得太早,还没退伍,昔日的战友就各奔西东。

驾驶位上的这个人是他在新中队认识的第一位战友,可惜,不爱说话。

“真想念老部队啊!”景阳长叹着气说。

“我不想。”闷葫芦开口了。

“那你就不是个好兵。”景阳和同届战友间说话向来不经大脑,不过这一次他没料到后果。

“嘎——”猛的急刹。

景阳猝不及防,前额撞到前挡风玻璃上,额角顿时肿胀起一个大包。

“你有病啊!”景阳破口大骂。

“下去!”他的口气不容置疑,平淡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狰狞。

“你……”景阳刚想说些什么,只觉眼前一花,这个人出手如电,根本看不清动作轨迹,一只脚把他狼狈地踹出车外,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景阳摔了个狗啃屎,太没面子了,好歹他曾是老中队的训练尖兵,参加支队比武的,可对方对付他时好像根本没出什么力气,意外,绝对是意外,自负的他把这一节归究于疏于防范。

景阳翻身跳起,顾不得满身的泥土,火气上涌,一个箭步的窜到驾驶位,猛地一拉车把手,车门已经锁死了,他狠狠的晃动把手,边晃边大声喊道:“你下来!”

车内的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当景阳不存在一般,些许的怒火对他来说好像轻飘的鸿毛,都不值得费力气云掸一下。

高傲?冷峻?都不像,他好像根据没把景阳放在眼里。

“有本事下来打一架!不敢来你就是个孬兵!”

这句话像钢针扎了心一样,他死死的盯着景阳,眼眸里闪过一丝寒光。

与他对视,景阳的心头莫名的一颤,空气仿佛停止,只觉后颈丝丝发凉,好一会儿才恢复神智。

一个眼神而已,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自己可不是吓大的,可是那令人不敢直视的目光着实让他感受了一番什么叫恐惧。

景阳紧绷着全身的神经,将将与之对视,可是连他自己都知道,完全是在硬撑。

那人的目光落在景阳的肩章上,渐渐的平复了那股冰冷的气息,他恢复了最初的平静,目光落在远处的地平线,空洞而深邃。

“喀。”车门锁打开了。

景阳犹疑不定,不知是因为对方迅捷的手法还是凌厉的目光,他强压下怒火,慢吞吞地上了车,东风猛士再次疾驰在荒无人烟的路上。

这一次两人都不再讲话。

太阳落山了,远光灯照射不到公路的尽头,景阳不知道这旅程的终点在哪,也无心猜测,他满心都是这个人刚刚瞬发的那一脚,余光打晾在这人身上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人看似在随意的开车,事实上他却一直处于防备状态,周身上下无懈可击。

景阳认为就目前的双方态势上来看,即使自己突然发起攻击,也达不到人家的效果,除非想同归于尽,但是这一脚之仇他还是要报的,一个偷袭计划在脑海中形成了。

三个小时后,一座营盘出现在眼前,这是一路程上看见的第一个建筑群,也是旅程的终点。

营门警卫森严,哨兵确认身份后移开路障。

一直驶到营房正门前,车辆停住了,这个人似乎有些倦意,轻呼了一口气,神情有些懈怠。

他慢慢打开车门,一只脚迈了出去。

是机会!

为这一刻景阳盘算了将近三个小时,眼见对方出现漏洞,动作都没经过大脑。

“你下去吧!”景阳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他再防备已经来不及了,如景阳之前一般,整个人直面栽到地上。

前来迎接的战友们目瞪口呆,几个战士突然反应过来,蜂涌扑上来惊叫着:“冯排长!你没事吧!”

“啊?”景阳的脑袋里犹如响了一颗炸雷,排长?

冯天被众人扶起来,狼狈如此,就算是个泥人都该发火了,可是他却一脸漠然,慢慢地脱下军大衣,露出里面少尉军衔的常服。

他把军大衣交给一个战士,低声说:“对不起,弄脏了。”

做完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后,他仿佛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根本没理会呆若木鸡的景阳,默默地走开了。

景阳这才回过神来,直到看见营门前两位中队主官铁青的脸,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闯祸了!

中队长程云德火冒三丈,指着景阳的手指都气哆嗦了:“你下来!”

景阳畏首畏尾地下了车,立正站好,却不敢直视中队长的眼睛。

“关禁闭!”

《代号:和平卫士》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