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铁血猎枭

更新时间:2024-06-09 14:20:40

铁血猎枭 连载中

铁血猎枭

作者:世名兴言分类:悬疑主角:刘剑,于海洋

世名兴言创作的《铁血猎枭》情感非常的细腻,文笔优美,看过之后无法忘记,深陷在刘剑于海洋等人的故事中,推荐给大家阅读,下面是《铁血猎枭》简介:《铁血猎枭》大纲某年7月18日,羁押的毒枭昆猜,被雇佣兵营救出看守所。警察和军人集结...展开

《铁血猎枭》章节试读:

碰头会接近尾声,刘剑告诉各个部门的注意事项,这些负责人都出去执行任务了。

陈局长看着其他人都走了,就说:“刘副厅长,部里派来的专家组快到了,我们是不是去迎接一下。”

刘剑对他说:“非常时期非常应对,我们就不去了!你安排一下人事部门到机场接机,然后直接到现场开展工作。”

陈局长说道:“您在指挥部坐镇指挥,我到机场去迎接专家组,毕竟是部里来的人,怎么也得有个姿态!”

刘剑无奈地说:“这样也好,专案组过来是帮助我们的,你去也算是我们的诚意体现,一定接待好他们。”

陈局长听了,答应着出去了。

此刻,看守所的所长王庆安办公室里,已经设置成了指挥部,8个大屏幕电视不间断播放着各个关卡的现场画面。

根据国家紧急情况应急中心的通报,以光州市为中心的500公里的地域,各个省、市的交通要道上,设置了拦截关卡,武装警察和特种警察在路面上,设置一个个检查点,盘查从关卡经过的车辆和人员。

这些拦截关卡都是根据事先预案设置的,主要是应对这样的突发事件而设,每年都进行实战演练,封堵罪犯分子逃脱的路线。

7月18日凌晨3点50分,光州市民航机场,一架商务飞机缓缓降落,飞机还没有停稳,6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朝着飞机驶来,准备迎接飞机上的乘客。

飞机停了下来,机场舷梯车快速地接驳,陈局长他们的警车也来到飞机旁,飞机机舱门开启,一行人从舷梯上走了下来。

陈局长快步走到舷梯口,迎接下来的人,恭敬地说道:“李副部长,我代表东省警察厅和光州市警察局,欢迎各位领导到光州市指导我们的工作。”

李副部长对他说:“陈放,光州市发生武装劫狱事件,部里十分重视,这些犯罪分子真的是不自量力,居然明目张胆地在H国的土地上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也太气焰嚣张了!部里有明确指示,务必将犯罪分子尽数抓获到案,捍卫我们警察系统的声誉!”

陈局长听了连忙说:“谢谢部里对我们的支持,有了李副部长和各位专家的指导,使我更有信心,将这些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得到应有的惩罚!”

李副部长说道:“这次部里抽了各方面的专家,过来指导光州市警察局破案!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刑侦部门的专家,秦风,是刑侦一处处长,也是部里这次事件的首位介入人!”

陈局长连忙与秦风处长握手致意,欢迎秦风的到来。

李副部长继续介绍道:“这一位是我们的技术侦查处专家邢昭林,专门负责犯罪现场分析堪察。”

陈局长也是与邢昭林专家握手致意,寒喧了几句客气话。

接着李副部长又介绍了后面的8个人,都是警察系统的刑侦专案,陈局长也是跟他们握手致意,互致问侯。

一一见过面后,陈局长请李副部长他们上了越野车,车队快速驶离机场,前导车警笛朝着光州市市区急驶而去。

凌晨4点30分,光州市看守所的临时指挥部里,刘剑迎来了东部军区派来的于副参谋长和特种部队的高大队长。他们是刘剑的老搭档,多次合作侦破东省一些大案要案。

于副参谋长叫于海洋,是东部军区副参谋长,主要负责军民两地的互动合作,处理军方与地方的关系。

高大队长叫高达,是东部军区特种部队大队长,特种部队与东省的警察特警有着合作关系,特警队每年都要派人到高达的特种部队去集训。

刘剑向他们介绍了武装劫狱事件发生的经过,通报了各个部门的工作进展情况,让他们先大体有所了解,等待部里领导到来后,在6个小时的碰头会上,再作详细的汇报。

凌晨五点四十分,陈局长和李副部长他们来到临时指挥部,经过相互的介绍,大家对这里的人有所了解,刘剑请示李副部长碰头会开始。

首先李副部长说道:“东省光州市发生的武装劫狱事件,我们部里领导感到十分震惊,东省的社会治安情况,一直是全国名列前矛地!出现如此恶劣的武装劫狱事件,是我们H国警察系统的耻辱,是犯罪分子对我们的公然挑衅!

出发前,部里领导己经明确指示,对于此次武装劫狱事件,责成东省的警察系统全力侦破,不惜一切代价将犯罪分子抓获归案,悍卫我们H国警察系统的崇高荣誉。

在来的路上,陈局长向我们汇报了案情的大致情况,犯罪分子居然明火执杖地抢走一个穷凶极恶的大毒枭昆猜,打伤我们那么多的警察。可见犯罪分子是多么地气焰嚣张,疯狂致极。

部里领导明确指示,我们的工作就是配合东省警察厅侦破此案,只是提供一下技侦信息和对外联络方面的协助。你们东省警察系统完全自主侦破此次武装劫狱事件。要将这次武装劫狱事件的来胧去脉调查清楚。犯罪分子如此轻松地将毒枭昆猜营救,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协助犯罪分子作案。

第七章反思

对于这些吃里扒外的蛀虫,不管涉及到任何人,不管他是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按照法律规定和警察条例给予严惩!”说完,朝着刘剑看去。

刘剑说道:“部里领导的指示与我们东省**和警察厅领导的指示高度一致,责成我来组成这个武装劫狱事件的专案组,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专案组组长由我来担任,副组长由陈局长、于海洋副参谋长和高达大队长担任,光州市各个部门负责人为组员。

此次武装劫狱事件的发生,是我们H国警察系统有史以来,发生的最为恶劣地武装劫狱案件,犯罪分子居然丧心病狂地在我们H国的土地上,依靠武力武装劫狱,是对我们H国警察系统的公然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命令东省的警察系统人员和东部军区的参战指战员,高度紧张起来,群策群力,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组成一张天罗地网,将这些犯罪分子抓捕到案,接受法律的惩罚!”说完,示意陈局长说话。

陈局长叹道:“对于这次武装劫狱事件的发生,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犯罪分子居然明火执杖地动用武装分子暴力劫狱!由于我们没有充分认识到毒枭昆猜的能量,导致毒枭昆猜被劫走了,还致使我们的同事受到伤害。

对此我十分地自责,感谢**领导和省厅领导的信任,我们光州市警察系统一定会知耻而后勇,在各级领导的带领下,那怕是挖地三尺,也要将这些犯罪分子抓获归案,为受伤的警察同事们报仇!”

李副部长对他说:“你们光州市警察系统不要过于自责,部里领导听说是职业雇佣兵参与作案,非常理解你们的能力,所以请求东部军区的大力支持!毕竟对付这些穷凶极恶的职业雇佣兵,我们的警察队伍有些力不从心,只有专业的特种兵才是雇佣兵的天敌。”

高达大队长说:“从武装劫狱事件案发现场的来看,这一伙雇佣兵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完全可以用弹无虚发来描述他们,而且在撤退时,消除了遗留的痕迹。足可以证明,这些雇佣兵的战斗力十分强悍,没有造成我们人员死亡,己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陈局长不要过于自责。”

刘剑告诉他:“这些雇佣兵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一旦他们有组织、有计划地作案,区区一个看守所的警戒力量,远远不是职业雇佣兵的对手,更何况犯罪分子己经有了详细周密的劫狱计划,里应外合作案。有备打无备,这个结果己经是不错了。”

于海洋副参谋长说道:“从现场的情形来看,这些雇佣兵明显是有所顾忌,不敢对我们的警察下死手。只是封控武装警察的前进路线,阻止我们的警察进入看守所内部,破坏他们的营救行动。”

技侦部门负责人说:“没错,我们技侦部门提取了现场存留的弹头,以及受伤人员的伤势情况,明显感觉这些犯罪分子有着充分的准备,弹头都是钢芯弹,就连伤员的伤势也是贯穿伤,足可以证明犯罪分子故意而为之。另外从看守所内部的监控录像发现,二号犯罪分子在逃离看守所大厅的时候,将靠近监控室的警察,拖到了安全区域,避免那个警察被大火蔓延烧伤。”

李副部长说道:“这些犯罪分子如此作为,无非是良心未曾泯灭,恐惧我们的法律制裁和武力报复!这也不能得到我们的原谅和纵容,敢在我们H国的土地上为非作歹,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也得受到法律制裁。当然他们要是放弃抵抗投降,我们也是可以放他们一条生路,接受法律的审判!”

刘剑严肃地说:“犯罪分子企图利用这个来逃避法律的制裁,简直是痴心妄想!各个单位一定要认真对待,发现犯罪分子的行踪后,不能直接进行抓捕,一定要得到特种部队和特警队的支持,才能采取行动,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李副部长说道:“专家们查看了案发现场,犯罪分子的手法极其专业,与你们分析的结果一致,是从东南亚渗透过来的雇佣兵。面对如此嚣张跋扈的国际雇佣兵,希望你们东省警察系统认真对待起来,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在H国的土地上肆无忌惮,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高达说:“我们东部军区特种部队接到命令后,两个特种大队1500人,以中队为单位派驻到东省各市县,协助当地警察系统设卡堵截犯罪分子。上级首长指示我们,利用这次武装劫狱事件,锤练我们的实战经验!”

刘剑对他说:“有了特种部队的帮助,围捕这些犯罪分子就更有把握了!各个部门的行动必须要统一指挥,不能盲目行动,对待这些个亡命之徒,务必采取雷霆手段,将他们一个不少地抓捕归案。”

第八章渗透

情报分析负责人报告:“我们对一号犯罪嫌疑人阮雄,作了详细的调查,这个阮雄完全就是一个冒名顶替的!经过云省警察同事确认,阮雄本人在本地打工,没有离开过云省。根据犯罪嫌疑人留下的工厂地址,工厂负责人说,阮雄刚刚在他们工厂上班三天,完全就是一个幌子。

二号犯罪嫌疑人贡布的情况也是如此,都是利用他们自我身份信息保护不利,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刘剑告诉他:“这个情况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犯罪分子弄个假身份混入看守所内部,证明他们对看守所的程序门清。你们要尽快把一号二号犯罪嫌疑人的影像资料分发下去,让我们的拦截关卡,有目标可循!”

李副部长说道:“尽快安排**通缉令的发布,张帖到各个公共场所,布置下一张天罗地网,让犯罪分子无处藏身!”

陈局长说:“根据一号犯罪嫌疑人的踪迹,我们整理出来这个冒牌阮雄的影像资料,大家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线索!”

刘剑说道:“这样也好,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是如何表演的!”说着,让情报分析负责人播放手中的资料。

十天前,7月8日夜间23点 ,夜幕下伸手不见五指,天空还在下着小雨,地面上湿滑难行。

远处一道刺眼灯光划破了夜空,一辆警车行驶在郊区的公路上,也许是接近深夜,警车在冷清的公路上行驶的非常快,好似在赶时间!

警车快速驶向一个巨大的大院,高达6米的围墙,看似里面有若隐若现的灯光。在大院的四个角上,赫然矗立着四个岗楼。黑色的全封闭大门,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门口一侧挂着一块白底黑字的牌子,清楚地显示“光州市看守所”!

警车到了大门口,停车待了3分钟,就听到黑色钢制大门发出“隆隆”巨响,大门分别向两侧开启,一道强烈的灯光瞬间亮起,大门开启到位,警车缓缓进入,“隆隆”巨响再次响起,大门缓缓关闭。

车门开启,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下车,进入旁边的值班室,办理进入此地的手序。而警车里还有两个人,一个也是警察,另一个是戴着手铐,正在四处张望的男子,从他的目光之中,丝毫看不出一般人应有的害怕,那种眼神甚至是一种期待。

随着第二道用防攀爬铁片制作的铁门开启,中年警察从值班室出来,上车发动车辆,警车向里面行驶,里边昏暗的灯光,显的更加让人压抑,平整的水泥路两旁有整齐化一的绿化带,两侧的建筑也是极其奇特。

警车在另一个钢制大门前停下,中年警察再次下车,朝着车里喊道:“好了,到地了!下车。”

警车后侧门打开,一个年轻警察下车,回身从车里拉出一个身材黑瘦,双眼阴沉的青年男子,身高也就有一米六五,在下车的那一刻,眼睛快速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形。

中年警察拿出警官证, 到大门口旁边的一个岗亭前,递给了一个正在值班的武装警察,

武装警察看了警官证和相关资料,确认了警察与警官证的真实程度,按下了手边的按钮。

大门上的发出一声电子门锁的响声,大门上的一扇小门开启,中年警察打开小门,让年轻警察和黑瘦男人进入,然后把门关闭。

小门关闭后,门口一侧的另一扇铁栅门“呱嗒”开启,中年警察率先开门进入,年轻警察拉着正在东张西望的黑瘦男人,也跟着进去了。

进入这个房间,是一个里外的套间,所有的门窗都用铁栅栏封闭,只有一把变态的铁椅子放在一旁,黝黑的铁青色显得格外醒目,地上和墙壁上还有铁环,都被**的铮亮。

中年警察看到里间出来的老年警察,说道:“陈叔,又来给您添麻烦了!”

这个姓陈的老年警察笑着说:“你小子,总是这么讨厌,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安生!”

中年警察苦着脸说:“我也不想啊!瞧见没有,就这小子!一个打五五个个个轻伤,早送来就回家睡觉了!”

年轻警察让黑瘦男人蹲在墙边,站在一旁看着。

老年警察看了一眼中年男人递交的资料,说道:“阮雄,云省人,不会是越国人吧!挺能打的!自己什么事没有,五个轻伤,太厉害了!”

中年警察笑着说:“人还算老实,一见面就全撂了!应该没有太大的事,关上一个月就得了!对方都是些小混混,没有胆量穷追不舍。”

老年警察叹道:“唉,好好的出来打个工,竟然遇到这种事情,真是造孽啊!先这样吧,把手续办了!”说完,进入里间办理手续。

老年警察一边看着资料,一边讯问黑瘦男人阮雄,并且对阮雄进行了搜身,搜的很仔细,而且很专业。

中年警察也把阮雄的个人物品,拿出来做了登记,阮雄身上携带的五千多块钱,也一并记入阮雄的个人账户。

第九章潜伏

老年警察登记检查完成,用对讲机进行了喊话,然后就催促中年警察和年轻警察回去。

年轻警察为阮雄换了手上的手铐,用看守所的手铐重新将阮雄锁好,等着里边的人过来交接。

中年警察笑着说:“阮雄,你就安心在这里待着吧!案子我会给你处理好的,过了这段时间就没事了!”

阮雄不说话,只是朝着中年警察鞠了一躬,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中年警察无奈地对老年警察说:“就是这样,不怎么说话!倒是挺有礼貌的。”

老年警察笑着说:“也许是语言不通吧!到这边来受到太多的排斥,有些总是喜欢欺负外来人。”

中年警察说道:“我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是力所能及了!”

老年警察笑着说:“你小子己经尽力了!有些事情我们管得了的,还是做好手里的事情吧!”

很快,对讲机里传出一个声音,有人说道:“老陈,开门!”

老年警察连忙到了里间,按下了一个按钮,就听到“轰轰”巨响,里面的大门半开,又一名老年警察,开门进来了。

老年警察进来也不废话,看了一下登记说道:“小子记住,你的编号是675,不要忘了!”说着,掐着阮雄的脖子,拥着他开门出去了。

老年警察拥着阮雄,进入第二道大门,大门随之“轰轰”关闭,两人沿着一条水泥行走,阮雄的目光四处打量,试图看清楚里面的地形地貌。

很快就进入一个大厅,大厅内部十分宽敞,正面是一个巨大的铝合金门窗搭建的监挖室,很多大屏幕显示屏显示着一些流动的画面,有3名警察在里面坐着聊天。

老年警察拥着阮雄一进门,就有一个穿着蓝色马甲的青年,迎上来笑着说:“张所,就一个啊!”

这个叫张所的老年警察说:“光子,赶紧把他处理好,送到号子里去!”说完,就把手铐钥匙交给这个叫光子的家伙。

光子点头哈腰接过钥匙,转头就朝着阮雄喊道:“跟我走,低头别乱看!”

阮雄收回目光,跟着光子后面朝一边走去,眼睛不时扫视周围的设置,不想放过任何的机会。

光子将阮雄带到一个角落,让阮雄面对墙壁站好,然后进入一个房间,没用多长时间就拿出了一套衣服和一双拖鞋。命令阮雄换上,拿了阮雄换下的衣服,扔进了那个房间。

阮雄换上了衣服,穿上了拖鞋。衣服是用黑色的纤维布制作,做工极其粗糙,拖鞋也是粗劣不堪。

光子看阮雄换好衣服,就拥着他朝着前面行走,来到一个走廊之中。这个走廊一侧是一排窗户,另一侧则是一排小窗户和铁门组成。

光子带着阮雄来到第一个铁门前面,命令阮雄面对窗户蹲下,自己拿着钥匙将铁门打开一个缝隙,一条铁链在门与门框中间连接,限制了铁门的开启程度。

光子命令阮雄从铁链下面钻进去,然后将铁门关闭,通过铁门下面的孔洞,将手铐解除后,大咧咧地走了!

阮雄此刻才仔细观察这个房间的情况,一个宽大的水泥平台,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二,上面躺满了一个个**裸的身体,就连平台旁边的通道上,也是躺着好几个人,面对门口有一个用水泥板围成的厕所,还有一个紧闭的铁门,应该通往另一个地方的通道!

房间内一共有26个人,有两个人站在通道上看着阮雄,其他人都躺着盯着阮雄,由于铁门的动静太大,阮雄一进来就惊醒了所有人。

此时也就凌晨时分,再加上天气炎热,这些人恐怕都无法进入深度睡眠,看着阮雄进来,都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

此刻,一个在门口睡觉的中年男人,说道:“值班的!给这家伙先洗个澡,找个地方睡觉,程序明天再进行。”说完,一翻身睡觉了。

一个没有睡觉的家伙朝着阮雄招手,让阮雄过去。阮雄小心翼翼地从一个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走过,脚几乎接近了他们的身体。

按照招手那家伙的命令,阮雄进入了所谓的卫生间,无非就是一个水泥沏成的茅坑,还有一个水龙头。旁边放着一个塑料盆,看是洗澡和洗衣服用的。

那个家伙让阮雄接了一盆水,就不让再用了,示意小点动作,免得影响其他人休息。

阮雄慢慢用那家伙递给的破毛巾,擦洗着身体,一面观察着牢房里面的设施。

第十章脉络

牢房有6米多高,上面还有窗户,宽大约有4米,长度将近8米。一盏昏暗的灯泡,高高在天花板上,两个摄像头呈对角安置,完全覆盖牢房的每一个角落。

窗户上都有拇指粗的钢筋制成的铁栅栏,铁门也是十分地坚固,铁门上只有两个小窗口,用来传递物品。

阮雄擦洗完毕,那个家伙拿了一床深绿色的被子,递给了阮雄,让在过道上躺下,赶紧的睡觉。

阮雄在坚硬的地板砖上铺好被子,被子上一股汗臭味和霉味,还有潮湿的感觉,都让他感到不适,还是咬牙躺了下来。闭眼开始进入冥想,思考着一些事情。

两个月以前,在东南亚某国的山区里,一个在半山腰的堡垒山寨里,堡垒的寨墙上,有很多穿着黑色作训服手持各种武器的人,来回穿梭巡逻。在大门口和四个角落的碉堡里,黑洞洞的重机枪枪口,对准了山寨的外面。

里面的别墅楼顶上,还有高射机枪和毒刺式防空导弹,防御着山寨的上空。山寨里的停车场上停放着各种的车辆,有高档的商务MUV,也有越野性能很好的SUV,大多数都是普通的皮卡车。

山寨里面人员流动很有规律,都下意识避开了中间三座别墅,这几座别墅都是汉白玉大理石建造,非常地气派。别墅的周围,更有穿着丛林迷彩服的士兵全服武装巡逻警戒。

很明显别墅的安全警戒高了许多,执行警戒的士兵的战斗力,更为强大了许多。其携带的武器装备,也是极其先进。

别墅周边的设施也是很有风格,喷泉、假山和庭榭颇有欧州风情,大片的草坪更是显得豪华有品味。

突然,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打破了山寨的平静。山寨大门快速的打开,4辆汽车飞奔进入山寨,扬起一阵灰尘。

前后两辆警卫车停在两侧,下来8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快步将中间的两辆商务车保护起来,一个个神情极为紧张。

商务车车门开启,两个女人穿着很妖艳,谁都不理谁,各顾各地在保镖的簇拥下,快步进入了别墅。两个女人进入别墅,保镖们则是在别墅外面警戒巡视。

两个女人进入别墅宽大的客厅,欧式装修风格显得客厅十分地豪华,其中一个女人朝着沙发上的中年人喊道:“哥哥,昆猜要死了!你就不想救救他吗?”

中年男人叹气说道:“莱丽,昆猜是我妹夫,还是我们这里的老大!我也想救,可是他在H国出的事,不是我们想救就能救地!”

莱丽哭着说:“我们这么多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必须找人去把昆猜救出来。”说完,趴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另一个女人端起仆人送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说道:“军师,我不管多么困难!昆猜不能这么死了,那怕我们倾家当产,也得把他营救出来。昆猜在时可是对你们兄妹不薄,你可不能忘恩负亡义!”

军师听了连忙说:“大嫂,我也是千方百计地想救老大,无奈H国的情况太复杂,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力所能及地!H国号称雇佣兵的禁区,要想营救老大,我们必须从长计议!”

莱丽停止了哭泣,说道:“还怎么从长计议?昆猜己经被H国抓了!H国的法律一定不会让他活着,你要是不采取营救,昆猜就死定了!芝敏姐姐我们必须要救他。”

芝敏对她说:“妹妹,你也不要着急!我这次到H国,就是了解H国的法律程序,虽然昆猜落到了H国的手里,至少现在还没有什么危险!律师说了,昆猜的案子至少也得6个月才能有结果。让你哥哥想想,总会有办法地!”

军师拉着莱丽座下说:“大嫂,说得没错!我也看了H国的法律,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营救老大!只是这次是到H国行动,这个花费肯定是少不了了!”

芝敏告诉他:“钱的问题你不用操心,我们就是倾家当产也得把昆猜救出来,只要人活着花再多的钱都值!”

军师说道:“我们要想营救老大,必须要详细制订计划!在H国的腹地采取行动,搞不好就是全军覆没!我要好好筹划一下,希望大嫂和妹妹给我一些时间。”

芝敏对他说:“你是我们的军师,这些我们也都不懂,只要能把昆猜救出来,我们是不会干涉你的计划!对了,这些都是我从H国带回来的资料,给你作为参考!”说着,从挎包里拿出一个U盘,交给了军师。

军师接过U盘说道:“大嫂尽管放心,我马上展开行动,争取尽快把老大营救出来!您一路舟车劳顿,先去休息吧!”

芝敏听了,叹息一声拿着挎包,朝着楼梯走去,上楼休息了。

《铁血猎枭》章节目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