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荒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更新时间:2021-01-14 04:22:54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已完结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

来源:奇热作者:浅晓萱分类:穿越主角:凤芊雅,风影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内容精彩,浅晓萱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凤芊雅风影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讲述的是:轩辕墨宸和别的女人半裸着身子在床榻上纠纠缠缠,竟让她来看他如何一展雄风。她唇角带着妖艳的笑,一P股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拿过一张宣纸,开始作画。见她淡定如水的作画,他停了下来,脸上笼罩着阴霾,怒吼道:“凤芊雅,你在做什么?”她瞟了眼愤怒不已的他,不紧不慢的说道:“画春宫了,宝贝,多表演几个高难度姿势,到时我会把这些春宫图装订成册,印出上千万份,盖上你的王爷大印,东冥国上下每人发一份。”...展开

《宠妃挡道:残王请躺好》章节试读:

“凤……凤大小姐,饶命啊!”被扯掉头皮的那名身材矮胖的男子忍着头上的疼痛,边求饶边大哭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还痴傻呆愣,柔弱无比的人此时竟完全变了一个人,让人不寒而栗,难道传闻凤大小姐是傻子只是谣言?

“饶?”凤芊雅如画娥眉轻挑,垂下眼眸,瞥了下她自己狼狈不堪的身子,见她全身都是触目的淤青,这些可都是眼前的两个畜生造成的,这个身体的主人虽傻,但却为了保住清白,拼命挣扎,不惜一头撞死,而这两个畜生竟却仍然不放过她。

若是她再晚醒来一刻,她的清白就彻彻底底的被这两个畜生毁了。

她凤芊雅向着全中国十三亿人口发誓,一定会让这两个畜生知道,碰了她会是什么下场。

她勾起唇角,清脆的声音宛如幽谷清泉,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平淡如水,“饶了你们可以……”

听到凤芊雅的话,两名猥琐男子因为她突然的转变惊讶不已,见她说饶了他们可以,两人双眼一亮,像是看见了天神,充满了希望,泫然欲泣,甚是感激,“凤……凤小姐真的愿意饶了我们?”

凤芊雅平淡无波澜的目光落在她细如葱根的手指上,娥眉轻蹙几分,这双手嫩如柔荑,白白的挺漂亮,只可惜被两畜生摸过,这可不太好,肿么破?

她如画娥眉轻挑,剪水杏眸斜下四十五度,丢给两猥琐男一道不可置否的眼神,“当然……只要你们够听话,说出你们所知道的……”

“说……我们一定实话实说,凤小姐……凤小姐……想知道什么?”两猥琐男子忍着身上的痛意,充满希望的双眼狗腿的看着即将化身为天神的凤芊雅,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凤芊雅平淡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她的指甲上,唇角弯出一道不悦的弧度,这么好看的指甲竟然断了,真是可惜。

当两名猥琐男错愕的看着一直盯着指甲看的凤芊雅时,突兀的清脆声音响起,宛如破开的竹声,刺入两猥琐男子的耳膜,“还有三秒时间,再不说我就只好送两位驾鹤西去了。”

话落,凤芊雅目光一凛,似一道利光闪过,声音冷冽,“一”

两名猥琐男立即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抢着说,“我……我说……”

“我先说!”身材矮胖的男子伸出短粗黝黑的手捂住身材稍瘦的男子的嘴,泪眼婆娑的看着凤芊雅,带着哭腔说道:“凤大小姐,这不能怪我们,这一切都是你妹妹凤二小姐指使的,是你妹妹将你下了药,让我们以十两银子把你卖进醉欢楼,她还给了我们一人一千两,让我们一定要……一定要先破了你的身子,呜呜……凤大小姐,你饶了我们吧!”

说完,两猥琐男子忍着身上的痛,不住的磕头。

“嘭嘭嘭”的声音在这房间里突兀的响亮,像是谁在拿着铁锤敲击着地面。

这两人的头够硬。

听完他们的这番话,凤芊雅如画娥眉轻挑,依旧平淡无波澜的剪水杏眸以四十五度角斜睨着两名猥琐男子,唇角上扬了几分,“没了?”

两猥琐男子抬起头,额头被磕的青肿,见凤芊雅表现的极为平静,两人不明所以的互看了一眼,后又看着凤芊雅小鸡啄米般的使劲点头,“没了……没了。”

凤芊雅抿唇一笑,眉宇间似晕染开了一朵曼珠沙华,唯美妖娆,她轻启双唇,冷硬着声音如铁面判官一般宣布着死刑,“游戏结束了,那你们也该over了!”

话落,凤芊雅如慵懒的狮子一般站起了身,展开双臂舒展了下筋骨,发觉她此时的身手虽不如二十一世纪时那般灵活,但对付眼前的两猥琐男还是没有问题。

她睥睨着两名更加错愕看着她的猥琐男子,挑眉笑的越发风华绝代,“你们马上就要下地府了,这身上的枪还是别带了,免得下辈子不小心走火。”

“地府?枪?枪是什么?”两猥琐男听到凤芊雅的话,瞪大了满是泪水的双眼,却在收到凤芊雅嗜血般的凌厉眼神后,吓得脸色煞白,惊恐的往后退着,“你……你要做什么?”

凤芊雅的脸上依旧带着风华绝代的笑,眉宇间晕染开的那朵曼珠沙华似乎更艳丽了几分,她剪水杏眸瞥了眼正后退的两人,犀利的目光落在了房里四方木桌上的陶瓷茶盏上。

轻抿唇,她动作优雅的拿起那茶盏,玉手一松,将其摔碎,慵懒的蹲下身子,捡起两块碎瓷片,抬眸睨向了那两名惊恐不已的猥琐男子,唇角挑出妖艳的弧度。

“你……啊……”

“啊……”

两名猥琐话还没说完,只见两块碎瓷片如利刃一般疾飞向他们的下身。

“刺啦”两声过后,两名猥琐男子双手捂住下身,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不断的翻滚,而他们的手上以及那两块碎瓷片上都染上了鲜红的血。

很显然,两支枪没了。

“啊……”

“啊……”

两名猥琐男子的哭天抢地的惨叫声还在继续,凤芊雅娥眉轻挑,慵懒的弯腰再捡起两块碎瓷片,又一P股坐在了那红木椅上,翘起二郎腿,挑眉瞥着正痛苦哀嚎着的两名猥琐男子,把玩着手中的两块碎瓷片。

突地,她把玩的动作一滞,唇角的笑容如水波一般漾开,似要卷起巨浪,她纤细的皓腕一转,只听“咻咻”两声,两块碎瓷片从她的手中疾飞而出,直射向两猥琐男的颈间。

鲜血渗出,染红了那插在颈间的碎瓷片,两猥琐男子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便瞪大双眼,踏上了黄泉路。

“嘭……”

这时,房门被人突地踹开,一名还不到四十岁,身穿暗蓝色锦袍,气宇轩昂,但却一点看不出年纪,并且俊逸不凡的男子神色担忧的跨步走了进来。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六名家丁,以及醉欢楼的老鸨。

这醉欢楼的老鸨神色慌张,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日被人以十两银子卖进来的女子竟然是左丞相之女。

凤芊雅如画娥眉轻挑,双唇轻抿,斜睨着跨步进来的俊逸男子,凭着记忆一眼就将他认出,他就是这个身体的爹,东冥国的左丞相凤锦恒。

凤锦恒担忧的目光落在正稳如泰山一般端坐在红木椅上的人,见她衣裙被撕烂,狼狈不堪,额间全是血,他眼中升起心疼,双眼瞬间便湿润开来。

“雅儿……雅儿不怕,爹来救你了。”

凤锦恒哽咽着声音,心疼的说着,上前一把将凤芊雅扯进他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被扯进怀里的凤芊雅娥眉轻挑,唇角轻扬,怕?怕个毛线,她凤芊雅会怕吗?不过她这个爹对她似乎还挺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